山石居士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 一 树 梨 花 》(上)
2016-06-12 14:47
分类: 情感

推荐学长美文:分享美丽心灵

【引子:三省吾身·“朝闻道,夕死可矣”】人,要有一颗干净的心。无论相貌,无论着装,心的通透是最美的;不分贫富,不分高低,心的善良是最贵的。身处俗世,却不被俗世所染;笑在脸上,笑也在心上。对人几分真,便会换取几分心;用情几多诚,就会收获几多永恒。眼睛纯净,才能看见美丽的风景;心灵干净,才能拥有纯粹的感情。一个人的心,就是一个人的世界。


《 一 树 梨 花 》(上)


作者/湖畔逸士

家乡张家畈有一棵梨树,这是村里唯一的一棵梨树,长在村南张官民、李光照两家之间的水塘边,塘埂外是秧田和一条流动的小溪。每当燕子从青嫩的秧田上掠过,又斜斜地飞过梨树的花枝,春天香而清新的气息便袅袅的弥漫开来。
   
逸士以及村上少年们被这棵梨树一年又一年地吸引着,倒不是这粉白漂亮的梨花带来的春天快乐,而是梨树上一定会结的梨。因此,从春到夏,不管是清晨放牛割草经过树下、还是傍晚放学归来经过树下,逸士以及村上少年们都会认真仔细的瞄着梨树的每根青枝的花开花落,盯着每颗梨子的一点一点变大,少年们几乎人人都在算计着这颗树上的梨。他们都在焦急的等待梨的快快长大。
   
夏天,当葱茏的树叶遮住了成长的梨,又像一把绿伞罩着村头的时候,在金牛中学读书的张官民就会背着黄书包,一手提着青花的小菜坛、一手拿着二胡,经过梨树下的小溪和塘埂,放假回到家中,此后的每天,悠扬的二胡曲便在村头回响,而此时,李光照也会从三畈农中放假回到家中,从梨树下的小溪边和塘埂上走过,去找张官民。这时节也是在耕读小学边读书边玩边放牛割草的逸士和村上少年们最快乐的时光,主要是这棵梨树上的梨已经长到鸡蛋那么大了,逸士和村上少年们下手的时候来到了。
 

偷梨的时间会不约而同的选定在夏夜,萤火虫在稻田上飞舞,大人们有的劳累早早入睡,有的在张官民家听他演奏二胡曲。而此时,逸士和村中七、八个少年已经悄悄来到树下。规矩每年一样,谁爬树本事最大谁得到的梨最多。逸士不去爬树,基本是担任放哨任务,他掌握了一个诀窍,当听到张官民的胡琴停止不拉时,肯定有大人要过来了,他嘘的一声,树上的少年便像猴子一样迅捷溜下来一散而空。
   
事实上,相比偷梨,逸士更喜欢站在群萤乱飞的梨树下听不远处的张官民拉胡琴,也喜欢看到李光照走路的样子,他们经常在公社和大队戏台上唱戏,他们的模样深入人心,这是少年逸士特别喜欢的。那悠扬顿挫的琴声和柔曼夏夜里一声声蝉鸣虫昵让逸士着迷。
   
这棵梨树上的梨,几乎就是这样年年还未到成熟时就被逸士和村上少年们消灭掉了,大人们也从未计较,反而年年如常地给梨树培土施肥。确切地说,就是早春季节,村里人将水塘的水用水车车干,这也很让逸士和少年们激动,剩下最后一片浅水后,会见到跳跃的鲫鱼、鲤鱼和家鱼,而鲶鱼则会在最后的浅水里兴起浪头,水塘见底后,大人们会下塘逮鱼,逸士和少年们也会赤脚蜂拥而下,但到手的只是些麻谷陇、参条、小鲫鱼、小虾、泥鳅等,此后大人们会将塘底的淤泥挖上来做秧田的底肥,叫作秧泥,每当在给秧田施塘泥时,他们从未忘记给这棵梨树也培上又肥又厚的秧泥。因此,梨树年年总是枝繁叶茂,花果累累。
   
冬天里的梨树只有下雪时才会引起逸士的注意,飘飞的大雪,像鹅毛,又像漫天的梨花,雪后天晴,天寒地冻,梨树闪着玻璃枝,水塘的厚冰晶莹剔透,用大锤砸下去只是一个白点,村上少年们在冰上蹦跳翻跟头玩闹。快过年了,塘边人家忙年蒸粑粑,用老镐在冰上劈柴。逸士则喜欢观看张官民在家写门对,鲜艳的红纸,醇香的墨汁,大而潇洒的字,让少年的逸士羡慕而赞叹。

梨树距离李光照家更近一些,1972年春天,梨树花开的时候,李光照的哥哥结婚,他哥哥是军人,威武的军装,红领章、红五星帽徽,在少年逸士的心中,在那个清晰又朦胧,浓烈如酒却又清贫似水的年代,像夜空中的明星,又像冬夜中的火把,让挤在看热闹和喝喜酒的人群中的逸士激动而温暖,更让逸士激动地是李光照还单独他给了他一盒精致的饼干和小糖,这是逸士从未见过的高级美食。
   
在梨树的东面,从梨树下的塘埂走过去,上坡经过一户人家即到张官民家。1977年春天,张官民当上三畈中学老师,而此时的逸士也已是三畈中学的初三的学生和班长了。春风从教室的窗户吹进来,蜜蜂随风而至,校外田野的油菜花香浸透肺腑,在同学们捉蜜蜂的嬉闹声中,一位年轻的老师走进教室,逸士的一声:起立!全班同学这才注意到讲台上老师,乌黑的头发,明亮的眼睛,略黑但不失英俊的脸庞、挺拔的身板。“同学们坐下,我是张官民”,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在逸士的心中,极具魅力的张官民当老师,新鲜而亲切。
   
这堂课是音乐课,是教唱新国歌,张官民把写在一张大白纸上的新国歌曲谱和歌词挂在黑板上方。那漂亮的字是逸士熟悉的。“135565,31555 31 5555 1”,一个开头,从他口中流出的乐谱旋律,雄壮而优美,震撼和激荡了所有同学,他演示演唱了一遍简谱,又演示演唱一遍新国歌歌词:起来,各民族英雄的人民,伟大的共产党领导我们进行新的长征……,逸士和同学们都是第一次听到张官民面对面唱歌,也是第一次听到如此雄壮嘹亮的歌,新奇、兴奋、快乐,大家很快就学会了这首课,第四遍时,全班合唱,张官民站在讲台上,打着拍子,逸士以及全班45个青春初开的嗓子启奏出强音,象春潮奔涌起伏,随着吹拂的春风和洋溢的油菜花香在校园回荡,逸士注意到,讲台上的老师张官民打拍子的手干净而有力。
   
班上不少同学经常亮出自制的胡琴、笛子,一下课就吹拉弹唱,俨然像个土乐团。逸士也有一把自制的胡琴,在教室,在草屋的家中,只要有空就不停地练习。他很想去请教张官民,可是心中的敬佩和担心始终让他没有迈开这一步,当春夜的月光照在草屋窗前,当夏夜的萤火虫在草庐外稻田飞舞,当秋叶阵阵飘落在草屋阶前,当冬雪飘飘在草屋小院,逸士总会坐在窗前的凳子上,凝神拉着胡琴,他总是在品味心灵深处记得的梨树下袅袅的胡琴声,以矫正自己的弦音。
   1977
年冬天,逸士的二胡已经能演奏很多完整的经典歌曲了,一曲完整的《洪湖水浪打浪》,得到了父亲的赞许。种田的父亲很希望逸士能像张官民那样,有才艺,当老师。而逸士,则默默收起了二胡,这一年已经恢复高考和中考,他告诉父亲他要走一条比张官民老师还要好的路。
   1978
年果然延长学期,这学期是中国当代考试的开元学期,自此,所有初考、中考和高考均在夏天,逸士有幸赶上了首期开元会考。
春风依旧,梨花又开。逸士和村上少年均已长大,均已投入到这场鼓舞人、诱惑人的会考迎战中,再也无人关注村头梨树花开花落了。
   
学校要求同学们住校复习,临时在校园的高岗下搭建的草屋为男生宿舍,甚至联系校外村中人家搭伙住宿。而逸士却无法住宿复习,主要是家穷,他和弟弟在家合盖一床被子,如果将被子带到学校住宿,那弟弟就得露天挨冻了,逸士只得作罢。每天晚自习结束,逸士便孤身一人穿过校园外的岗头,穿过三里路的畈野,当夜风吹过,那无边无际的麦地菜田,会发出瑟瑟的声响,恐惧和胆怯往往会像闪电一样撕过夜空,逸士,此时则只能哼哼歌曲来壮胆,尤其是哼着135565 3155531 5551。每当看到夜色中张家畈村头那棵越来越近的熟悉的梨树以及村中的鹅黄灯光时,逸士便感到一下子胆壮气足起来,他会大踏步快速走起来。
   
满天的星星,一弯新月,映着招展着绿叶的梨树,枝头点点的梨花在星月的微光里,散发着熟悉而亲切的芬芳,每当此时,逸士总会在梨树下驻足,抬头注目良久,不是为了梨树必结的梨,而是为了心中的那份温暖和亲切。
   
逸士就这样度过了1978年的春天。这一年,逸士如愿以偿考入金牛中学。两年后,又如愿以偿地考上大学。(待续)

——2016-05-31

        (注:由于文章较长,故分两次转“引子”是老孔


标签: 分享美丽心灵
  • 浏览: 639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