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石居士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读好文交高人,乃人生两大幸事
2016-06-06 21:01
分类: 情感

读好文交高人,乃人生两大幸事

——读刘兄《一树梨花》小感

前天晚上,一个人在家喝小酒,正喝在兴致上,冒不通(家乡方言:下意识)打开手机,瞬间,被群里的一篇微信文章“抓”走了眼球,“电击”了周身。文章是那样亲切,弥漫有浓厚的泥土香味,故事就像发生在昨天,那人那景,就仿佛浮在眼前。文章的题目叫《一树梨花》,作者是我的中学(既是三畈农业中学,亦是金牛中学)学长刘启坤先生,笔名湖畔逸士,现为沪上某大型企业老板;文章中的张官民老师,是我的初三语文老师、班主任,也是我最敬佩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中学老师之一;文中那反复出现的村头梨树,其村庄——张畈,离我老家只有几华里路。

我立即停止“品酒”行动,代之以逐句逐段“品文”。品尝后,我又在手机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抠起“点评”来了,每抠出一小段文字,就发一次互动,最后“成就”了下面这则粗糙的《读后小感》——

一口气读完学长刘兄这篇可歌可颂、如泣如诉的《一树梨花》散文,真是感慨万千啊。首先,感到这是一篇高水平的大家之作。无论是文章的艺术性还是思想性,都堪列于当代最有水平的文学佳作之橱!浮躁的时下人们很少能耐下性子写出如此不短的纯文学作品了。

其次,感到文章最可人处,就是“真”而“畅”。感情真挚而一泻千里,不做作,不堆饰,文中“逸士”多次看梨树、品“梨花”的描摹和状写,非常符合不同年龄阶段心理特征,由懵懂到青涩,由微悟到高远。特别是字里行间充满了那个时代的少儿对美对真对善的仰慕和赞美之情,日子虽苦,但精神醇厚、欢乐有趣。

再次,感到这既是一篇散文佳作,更像是一部题为《那畈那梨那人》的长篇小说缩写,一部有关“梨树人生”的历史绝唱。通篇围绕梨树而抒,虚实相生,情景交融,读之,既美味甘甜,又令人泪水涟涟。那淡雅清香的“一树梨花”,那挂满枝头的“一树青梨”,那透过“一树梨叶”的二胡演奏,那繁星下招摇“逸士”不屈不挠一路前行的“一树梨魂”,那被滔天洪水冲走的“一树梨影”,那“逸士”指点江山建功立业时的“满园梨景”……,既是对儿时酸甜苦辣的回味,也是对一个变革时代的反观,更是对人生求索的烛照与思考。

最后,感到自己太矮小。老弟我绝对写不出如此真挚而刻骨铭心的好文章!刘兄文章如行云流水,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可不止,真正是个大才之人,有情有义之士,为官为商为人都十分成功——官至副厅,商达国际大都市,人品虚静高洁!想不到为文也如此流畅飘逸上档次,真正秉持了中国知识分子“立德、立功、立言”之优良传统;老兄虽然也贫苦过,小时候与家弟两人共盖一床被子,但你的眼中充满了无限的善意与感恩之情!

可是,反观我自己,我的童年却是多灾多难的,童年和少年生活不可启齿。究其缘由,一方面固然有我儿时遭受到的种种打击——我挨过饿,要过饭,体会过死亡;遭遇过家庭“变故”——弟弟三岁时过天花而夭折,我当时刚上小学一年级,小妹妹三岁时用药不当而死,那时我小学即将毕业,每当听到妈妈凄惨的哭声,我的心肺就像被撕裂似的疼痛,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有关;但更主要的还是我的格局狭隘,先天不足,后天又不给力,往往知行不合一,想得多,做得少。直到人过半百仍然一事无成,就像我父亲在我高考落榜时骂我的那样“武不能挑糠,文不能测字”,只是每当我读到莫言的童年故事,就越发想起了我童年的伤心之事。

呜呼,心里越是充满真善美的人,越能写出娓娓道来的好散文,老兄就是这样的人!有人说“读好书、交高人,乃人生两大幸事”,吾虽一生碌碌无为,但,今者读刘兄这篇脍炙人口的散文名篇,则至少得人生一大幸事也,如若今后再能交到老兄您这位高人,则今生吾就能盆满钵满地得到“人生两大幸事”矣。

(注:配图与本文无关,《一树梨花》下次再发)

——2016-06-02

标签: 读书 交友
  • 浏览: 566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